外媒:加拿大下议院以“压倒性票数”否决脱离英国君主制法案 |英国女王_网易订阅
来源:环球网【环球网报道 见习记者 李诗睿】据路透社、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等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6日,加拿大议员以“压倒性票数”否决了有政党提出的脱离英国君主制的法案。该法案在下议院以44票赞成、266票反对被否决。媒体报道报道称,这份法案是由加拿大魁北克分离势力政党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逝世后提出。该政党领导人布兰切特曾在25日介绍该法案,称对外国主权效忠的举动不仅过时,而且代价高昂。资料图路透社介绍,英国从16世纪晚期开始殖民加拿大,直到1982年,加拿大一直是大英帝国的一部分。如今,加拿大是英联邦国家之一,也将英国君主视为国家元首。半岛电视台称,早在今年9月、即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前,国际民调机构益普索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加拿大人对君主制在该国未来的角色存在分歧,54%的受访者称,他们赞同加拿大应该在女王去世后“断绝与英国君主制的正式关系”, 46%的受访者不同意与英国王室断绝关系。延伸阅读:媒体:苏纳克上台 为何美欧都”松了一口气” ?资料图英国新的保守党领袖、前财政大臣苏纳克正式就任英国新任首相后,第一时间就与美国总统拜登进行通话。唐宁街10号和白宫网站都发布了简要的消息稿。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两位领导人重申了两国之间的“特殊关系”,并同意两国在一些重要议题上一起努力的重要性,其中也提到了俄乌冲突以及所谓“应对中国挑战”。美、英两国都在消息稿中提到了《贝尔法斯特协议》,白宫表示,拜登和苏纳克还讨论了他们对保护《贝尔法斯特协议》的成果的共同承诺,以及“(英方)保持与欧盟就‘北爱尔兰议定书’达成谈判协议的势头的必要性。”英国首相府的声明则写到,“拜登总统对首相的任命表示祝贺,双方领导人期待着密切合作。拜登总统说,英国仍然是美国最亲密的盟友,而首相也同意这一关系的巨大力量”。从两国各自发布的消息稿中我们能够看到,双方的此次首轮通话谈及的议题并不少,除了双方的伙伴关系,应对所谓中俄威胁、英国脱欧等等话题都有所涉及。特拉斯上台后也与拜登通过电话,从两次白宫发布的消息稿来看,谈及的议题大多相同。美国总统拜登与英国前任首相特拉斯美媒如何分析苏纳克?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虽然苏纳克、特拉斯都是英国保守党政客,美国人似乎对两个人的喜好程度有所不同。首先,苏纳克的亚裔移民二代身份赢得了诸多美国媒体以及美国政治人物的赞许。美国《纽约时报》刊发一篇名为“苏纳克的崛起是多元化的突破,但附带特权”的文章,夸赞苏纳克的出现对于印度裔群体的积极作用,同时也点出他实际上接受着精英主义教育,并且拥有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财富。美国总统拜登说苏纳克成为英国首位印度裔首相是“一个开创性的里程碑,这很重要。”而撇开其身份继续深挖,外界对于苏纳克的评价相比此前,客观中带着一些褒奖,批判里又似乎带着一些称赞。美国《华盛顿邮报》曾用“政治投机主义者”来评价摇摆不定的特拉斯,指责其主张毫无连续性。而此次美国“政客”网站则是以“务实派”来形容年轻的苏纳克。网站以苏纳克在“脱欧”议题上的言论为例指出,苏纳克是英国“脱欧”的早期支持者,而在卡梅隆时期,苏纳克就展现出了“显著的灵活性”,他知道如果要达到“脱欧”的最终目的,就要懂得在适当的时候妥协。报道认为,苏纳克被视为是缓和英国与布鲁塞尔之间矛盾的绝佳人选,因为此前他展现出的“灵活性”有利于避免出现包括“贸易战”在内的更大危机。资料图美国无线电视新闻网(CNN)并不含蓄地指出,在特拉斯上任前,英国的国际声誉已经遭遇重创,而特拉斯的上台进一步让英国的国际地位下滑。虽然很多主流的英文媒体认为,保守党根深蒂固的问题导致从约翰逊到特拉斯再到苏纳克三位保守党领导人都“几乎不可能”真正带领英国走出危机,但在这个“比烂”的世界里,似乎苏纳克更好一些。CNN引述分析人士的话称,在与国际伙伴打交道方面,苏纳克有着丰富的经验。分析指,如果苏纳克任内能解决一部分英国国内的经济、政治问题,苏纳克在国际社会必将受到高度欢迎。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对于美国而言,它十分关心的是英国是否会是一个“可靠的”盟友。特拉斯在刚刚上任时与美国总统拜登通话提到了“美英特殊关系”,在特拉斯宣布辞职后,拜登再次对她(或者英国政府)表示,无论如何,美英之间的关系不会变。此次苏纳克上任与拜登的首轮通话中“盟友关系”再次被提及,不难看出美国对于英国的期待。如果苏纳克真如美媒分析一般,是一个“务实的”“从长计议”的领导人,英国或将成为美国更为可靠、稳定的盟友。不过,在另一个层面,外界仍然对英国政治的“不确定性”表达了担忧。虽然刚刚已经分析,苏纳克可能并不见得是一个摇摆不定的领导人,但英国政坛本身的高度不确定性不容忽视,因此许多分析也都指出,一切仍有待观察。欧盟如何看待苏纳克领导的英国?与美国非常相似的是,欧洲领导人们不再像此前对特拉斯那般祝贺与阴阳怪气并存,而是表达了更多的期待。对于此次苏纳克的当选,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推特上表示“我们将一起应对挑战”。意大利新总理梅洛尼也表示,“渴望与(苏纳克)及其内阁合作应对共同挑战,捍卫我们共同的自由和民主价值观”。德国总理舒尔茨在推特上写道:“我期待着我们在北约和七国集团(G7)作为亲密朋友的进一步合作和伙伴关系。”欧盟方面,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马罗斯·塞夫科维奇说“积极的欧盟-英国关系具有战略意义”。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则表示:“在我们欧洲大陆经历考验的时期,我们依靠与英国的牢固关系来捍卫我们的共同价值观。”资料图曾任英国驻法大使的彼得·里基茨向《华盛顿邮报》表示:“他(苏纳克)是一个更受人尊敬、更严肃的政治家,我认为他和马克龙可能会相处得很好。”里基茨的分析不无道理。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一位欧盟高级官员的话说,当得知约翰逊退出了此轮角逐时,欧盟“松了口气”。报道指,在欧盟圈子里,苏纳克被视为约翰逊政府的理性代言人,也是最不愿意与布鲁塞尔发生“贸易战”的人。相比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距离英国更近的欧盟更不愿意看到任何“不确定性”,然而保守派、右翼联盟、民粹主义简直是“不确定性”的代名词。欧洲媒体认为,虽然苏纳克也是保守党出身,但至少他是一个理性且务实的政治人物,他的上台被视作是对英国政治“向右转”的一次成功纠偏,这样的趋势对欧盟而言宛如“福音”。最后我们回到苏纳克与拜登的通话,英国首相府在消息稿中详细地写到,美英两位领导人讨论了两国合作的程度,包括双边合作和在诸如印太地区的合作,在这些地区,澳英美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是英国“加强稳定和抵制中国恶性影响”努力的一部分。值得指出的是,有关AUKUS的具体内容在美方消息稿中并未呈现。另一个英方消息稿中提到的内容是,两位领导人期待在即将于印尼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举行面对面会晤。虽然此时苏纳克刚刚上任,其政府将采取何种对华政策目前尚不清楚。但从此次美英领导人通话的内容来看,共同应对所谓“中国威胁”将成为其对外政策中的一部分。对此,汪文斌在今天(26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是各国发展的伙伴和机遇,不是挑战和威胁,我们敦促美方摒弃零和思维,顺应时代潮流,与其散布老掉牙的“中国威胁论”,拼凑没有前途的小圈子,不如尝试树立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新理念,为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多做实事。资料图